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

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

狮子座月作者

古代言情

已完结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19-12-08 00:09:13

在线阅读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狮子座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薛大,伯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时运来的赌坊里,薛大公子已经许久没有亲自上过赌局了,并不是他对赌没兴趣,而是家财万贯的他早已玩腻了摇骰子这种低级勾当。 在沈七月

《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免费试读

时运来的赌坊里,薛大公子已经许久没有亲自上过赌局了,并不是他对赌没兴趣,而是家财万贯的他早已玩腻了摇骰子这种低级勾当。

在沈七月的引领下,此时的薛大公子已经逐渐掌握了这种欢乐斗三公的全部精髓。

“鬼炸,哈哈!”薛大公子开心的把最后一对鬼牌同时出完,按道理说他这局已经翻到了32倍。

沈七月眯着眼微笑着再次把牌翻过背面洗匀攉拢好,心里默数着这已经是他们玩的第十把了。

“陈员外,薛大公子,不知道您二位对这个新式的扑克玩法感不感兴趣呢?”沈七月含笑问道。

“不错不错。”陈员外应允的点着头,对这个新鲜玩意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你这小丫头,从哪里搞到的这种玩意,真是有趣的很。”薛大公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七月,略带着好奇的问。

“呵呵,哪里搞到的就请薛大公子原谅小女不便透漏了,只不过小女可以保证,这目前来说绝对是独一份的买卖。”沈七月含糊着把薛大公子的问话搪塞了过去,怕继续说下去生出事端,就赶忙把谈话引到正题上,“陈员外,这您若是满意,咱们是否就按先前说好的,纹银100两作为我的报酬,接下来我再把其他的玩法教于您。”

“没问题,”陈员外说话间便一挥手遣了名手下将两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到了沈七月面前,“丫头啊,这是你应得的!拿去吧。”

沈七月毫不客气地将银子收进了怀里,对陈员外道了声谢,没有任何废话的便开始讲解起了这扑克的其他玩法。

“炸金花,即由庄家每人发三张手牌,三个AAA最大,其次三个kkk以此类推,同花顺,同花,顺子,一对,单张A!”

沈七月快速的把玩法向陈员外和薛大公子介绍着,有了前面打斗三公的底子加上他们本来就是天赋异禀的赌徒,所以学习的速度只能用飞快来形容。

五张牌的梭哈,压宝类的斗牛和卡当,休闲类的升级和拖拉机。(为避免过多频繁介绍会有水军的嫌疑,小月这里对于每一种牌法不再多做介绍,感兴趣的亲可以自行百度查找小月所说的对应扑克形式)

于是,沈七月用了半个时辰不到,便把扑克的七八种玩法一一传授给了陈员外和薛大公子,这也使得记性自认为过人的陈员外也不得不中途让下人端上了笔墨纸砚,从中进行了笔录。

“呼。”沈七月常舒了一口气,将陈员外命下人奉上的茶水一口喝下,摸了摸自己的小胸脯,不好意思的歉意一笑,说,“让您见笑了,实在是说的有点口干舌燥了。”

陈员外被七月的搞怪逗得一阵哈哈大笑,薛公子则继续似笑非笑玩弄着他手中的折扇。

“陈员外,薛大公子,先前的扑克我已将各种玩法全部倾囊相授了!目前唯一的遗憾就是目前的做工较为简易,无论光泽度和色彩都不很出色,若是可以深度改良一下,让他即轻便又鲜亮,我想在赌坊里一定会成为极大的亮点的。”

七月很负责的把自己这门偷来的手艺最终的形态很隐晦的暗示给了陈员外,至于他们能悟出多少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对于沈七月所提到的,陈员外也很虚心的让下人一一记下。七月看时候也差不多了,心里默默算了算自己还需要的开销漏洞,眼珠子一转,一个新的主意已然浮出脑海。

“陈员外,我这里还有一个赌桌上的玩意儿,本来是想卖给其他赌场的,看您如此和蔼可亲。小女便想问您一句,有没有兴趣也一并买下呢?”

“哦?”听七月这么一说,陈员外倒还真不想其他赌场赶在自己的前面,他倒不在乎再多出一百两银子,只是怕这丫头借机狮子大张口。哼哼,陈员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等着七月一旦开了敲诈的口,便立马让下人做了她们。

“这个玩意儿呢,叫做麻将,也有很多种玩法,价钱嘛,您是老熟人了,就算80两好了。”七月并不是贪得无厌的人,毕竟这不算可以见得了光的钱,七月只需要凑个应急钱便足以。

于是,在很愉快的氛围下,陈员外与七月完成了这笔交易。因为麻将的模具不易制作,七月只能通过绘图的方式把麻将的图样交予陈员外,这期间还因为七月不会使用毛笔写字弄了乌龙,七月只能以不识字为由,由薛大公子代笔完成了东南西北及万字系列所有的绘制。

因为没有实物作为依据,所以陈员外理解起来颇为困难,仅仅大众,疯狂,二人麻将三种玩法,便用去了七月差不多整整一个时辰时间。

再次喝了一杯茶水,七月向陈员外表示,自己的课程已经全部授完,该辞行离去了。

陈员外将七月亲自送出了赌坊外,这也让站在门口一直等待报复的瘦高个即刻来了兴致,他可是记得胖哥说过,这二人出来由他发落的。

“沈姑娘,”送行前的陈员外已经得知了七月的名字,他笑容满面的对着七月说着,“今日的买卖咱们相谈的很是愉悦,希望下次姑娘再得了什么赚钱的好点子,千万记得先来小坊通传一声。陈某人定然会给出姑娘一个合适的价码来。”

“一定一定,七月这里向陈员外担保,将来若是有了什么新的玩法,定将第一个告知陈员外,绝不会卖至他处。”沈七月嘴上说着,心里却想的是自己再也不会做这种倒卖赌具的勾当,她明白自己卖出的东西,将来定会使得更多人因为深陷赌局弄得家破人亡,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虽然每一个赌棍终归都是咎由自取,可她却再也不会踏进这赌场一步了。

沈七月再次把目光落在了瘦高猴子的身上,从他阴狠的眼神里,七月看出一丝杀气,她可不能给自己和大树留下什么危险,便对陈员外带着哭腔接着说,“只是陈员外,小女怕是再也没机会来这时运来赌坊拜见您老人家了。”

“哎呀,沈姑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块别哭了!”陈员外果不其然张口问。

不料沈七月哭的更大声了,她颤抖的说,“呜呜呜,就是他要把我和哥哥拖去妓院卖了的。呜呜呜!”

“混账,去给我把那个不长眼的东西两条腿打断,看他还敢不敢惊扰到我尊贵的客人。”

 

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

狮子座月作者

古代言情

已完结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